理性对待中华冬虫夏草,江苏攀枝花地区冬冬虫

2019-11-18 作者:永利官方网站健康   |   浏览(94)

西藏昌都地区是冬虫夏草的产地之一,近期该地货源走动平稳,价格波动较小,目前单斤2000条的收购价是5.5万/单斤,单斤1500条的是7万/单斤,单斤1000条的是10.5万/单斤,无数条的是4.7-4.8万/单斤。据悉,今年当地雨水适量,因此冬虫夏草产长势较好,产量较去年有所增加,但由于虫草是野生资源,总量会越挖越少。

目前,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杂多县进入了今年的冬虫夏草采挖季,数万采草“大军”分批有序进入主产区。而前段时间,“冬虫夏草砷超标”等网络流传的种种说法,令大众对冬虫夏草的独有品质和药用价值感到困惑,甚至对冬虫夏草产生望“毒”生畏的恐慌心理。那么,冬虫夏草产业发展的实际情况究竟如何呢?作为牧区农牧民主要经济来源之一,冬虫夏草产业如何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为此,记者采访了冬虫夏草主产区青海省的冬虫夏草经销商、行业有关负责人和业内有关专家,以解开冬虫夏草之惑。

如何看待冬虫夏草砷含量“超标”?

今年2月4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在其官网上发布了《关于冬虫夏草类产品的消费提示》。该消费提示称,国家食药监总局近期组织开展了对冬虫夏草、冬虫夏草粉及纯粉片产品的监测检验。检验的冬虫夏草、冬虫夏草粉及纯粉片产品中,砷含量为4.4-9.9mg/kg。有关专家分析研判,保健食品国家安全标准中砷限量值为1.0mg/kg,长期食用冬虫夏草、冬虫夏草粉及纯粉片等产品会造成砷过量摄入,并可能在人体内蓄积,存在较高风险。3月4日,国家食药监总局在其官网发布了《关于停止冬虫夏草用于保健食品试点工作的通知》,停止冬虫夏草用于保健食品试点工作。

对此,青海省冬虫夏草协会专门在其主办的冬虫夏草信息网上刊发了《关于冬虫夏草含“砷”的情况及说明》一文。文中提出,青海省冬虫夏草协会常务副会长赵锦文表示,曾与中科院冬虫夏草前辈魏春江院士、中科院微生物所姚一建博士等国家冬虫夏草知名专家进行学习和交流,都涉及到了冬虫夏草含有“砷”的问题,但中医界专家们准确地肯定冬虫夏草没有“砷”就不是冬虫夏草,也失去了它特殊的医疗保健功效。

中国食品科学技术学会保健食品分会理事长刘昕表示,事实上,我们日常的食物中砷无处不在,冬虫夏草中砷的存在形式主要以有机砷为主,其毒性远低于无机砷。冬虫夏草每天食用量在20克以下,都不会存在安全风险。

长期从事冬虫夏草研究的青海省畜牧兽医科学院研究员李玉玲说:“冬虫夏草里的确含有砷,但是如果只用其含量多少说事,不仅不能说明问题,而且也不合适。目前,冬虫夏草里的砷以什么形式存在,对人体又有什么样的影响等问题,我们还缺乏相关的基础研究,因此不能妄下论断。”

如何实现产业可持续发展?

冬虫夏草主产于我国青藏高原海拔4000米以上的高寒地带,产区集中在青海、西藏、四川、云南和甘肃五省区,每公斤的价格从几万元到几十万元不等。作为高寒牧区最具特色的生物资源,冬虫夏草具有重要的药用和经济价值,采集冬虫夏草已成为青藏高原高寒牧区农牧民的主要经济来源之一。

但是,采集冬虫夏草在为当地农牧民带来经济收益的同时,也带来了不少问题。尤其是一些人受到利益驱使乱采滥挖,致使冬虫夏草资源面临枯竭,高原脆弱的生态环境受到了严重威胁。如何保护冬虫夏草资源,成为了摆在管理部门、科研单位面前亟待解决的问题。

为此,2014年青海省政府专门下发了《关于加强冬虫夏草资源保护管理工作的意见》,对冬虫夏草资源保护利用和冬虫夏草的采挖管理等作出了明确的要求。

青海省草原监理站站长蔡佩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现在,冬虫夏草资源实行属地化管理,各地严格执行‘内禁外限’政策,并且对冬虫夏草采挖时间作出了严格控制,经过这几年的努力,冬虫夏草资源和生态环境得到有效保护,采挖行为严格规范,当地农牧民的自发保护意识明显提高。”

有专家表示,要实现冬虫夏草产业可持续发展,不仅需要对资源的合理开发与保护,还需要一个健康稳定的市场和产业链的有效延伸。

据记者调查,青海冬虫夏草市场价格正呈现不断走低的趋势。2015年,冬虫夏草更是出现“量增价降”的现象,许多农牧民将冬虫夏草留在手中,待价而沽。

赵锦文认为,政府相关职能部门应该加大对冬虫夏草行业乱象的整治规范力度,才能真正保障冬虫夏草市场的健康稳定。

针对冬虫夏草产业链延伸的问题,李玉玲表示,目前,冬虫夏草的产业链太短,如何使其产业链得到延伸,地方要从国家政策瓶颈上寻求突破。同时,李玉玲建议,国家相关政策对冬虫夏草资源可以区分对待,避免“一刀切”。一是对野生纯天然冬虫夏草资源进行保护,限制其只能用于药品;二是可以将其菌丝类产品的工业开发政策适当放开。

人工冬虫夏草未来趋势如何?

业内有专家认为,随着人工冬虫夏草投放市场,公众对冬虫夏草药用价值的疑惑和不信任可能成为一种趋势。多年来,青海、西藏等虫草产区地方政府及农牧民对发展人工冬虫夏草持坚决反对态度,担心正常的冬虫夏草市场被扰乱,对冬虫夏草品质不信任会引发市场崩溃。

对于人工冬虫夏草,刘昕抛出了三个问题:离开特定的青藏高原生态环境,尤其是寄主昆虫食物结构改变和生长发育周期显著缩短,如何保证人工冬虫夏草的品质与青藏高原自然环境生长的冬虫夏草品质一致?如何保证人工冬虫夏草的药性和药效不变?如何保证人工冬虫夏草的活性成分与青藏高原自然环境生长的冬虫夏草活性成分一致?

刘昕强调,如若商家声称人工冬虫夏草品质与青藏高原自然环境生长的冬虫夏草一致,或者超越自然环境生长的冬虫夏草,或者声称人工冬虫夏草作为一种中药材,或者声称人工冬虫夏草可作为自然环境生长的冬虫夏草中药材的替代品,则需要按照国家中药新药研发申报的相关规定,严格遵循中药新药研发申报程序,对人工冬虫夏草产品开展系统的临床前研究、临床研究、药效学对比试验、人体耐受性试验及进行临床等效性研究试验进行审批。如若没有通过中药新药审批,人工冬虫夏草既不能声称品质与青藏高原自然环境生长的冬虫夏草品质一致,亦不能声称人工冬虫夏草可作为青藏高原自然环境生长的冬虫夏草中药材的替代品。

李玉玲说:“越是优质的资源,人工驯化就越难。冬虫夏草人工培育的工作一定要做,但是不能走工业化的路子。如果实现了工业化,不仅有可能对生物多样性造成破坏,而且还有可能造成整个冬虫夏草品质的下降。”

本文由永利官方网站发布于永利官方网站健康,转载请注明出处:理性对待中华冬虫夏草,江苏攀枝花地区冬冬虫

关键词: